www.suncity288.com_www.suncity288.com-【代理入口】

来源:董明珠在下什么大棋?挑起价格战斥1亿成立电商公司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9 08:37:00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地球只有一个天山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编辑:www.suncity288.com_www.suncity288.com-【代理入口】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jingtai0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富森美上市三年股价破发本周超70亿市值限售股解禁 2020版熊猫金银纪念币明日发行 煤炭股普遍造好中国神华涨约3%兖州煤业升近2% 中金:美团点评等20支股票预计受益于中国消费扩容 国企掌门人谈新旧动能转换:5G助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国家统计局:汽车制造业1-9月利润同比下降16.6% 中共中央:发展绿色金融推进市场导向绿色技术创新 阿里再返港交所上市募资额达150亿美元 AppleTV+正式上线每月4.99美元无广告 国产奶到底能不能放心喝?农业农村部:放心喝 任正非:华为自研芯片是多少年的准备不是突然冒出来 华为将从明年起在日本销售5G智能手机 美媒有点急:欧美制裁柬埔寨只会更依赖中国 水井坊4大主力产品宣布提价典藏大师版零售价破千元 击败厚朴后高瓴竟延期签署股转协议董明珠还没表态? 穆迪:民粹主义浪潮加剧了全球信贷面临的挑战 区块链概念股再掀涨停潮蹭热点追涨非理性 科创板三季报盘点:八成公司业绩增长 是谁“杀死”了獐子岛扇贝此前是否隐瞒减值迹象 美国家庭债务连续第21个季度增加受利率下行影响 上市银行大赚1.4万亿拨备压降能释放2千亿利润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中国仍是美高科技企业良机之地 70万吨海外钢坯入镜国内钢坯市场何去何从? 媒体:给中小学生放几天秋假如何? 女儿病故后母亲冒用女儿微信号诈骗140万元 证监会取消审核中泰证券知情人:审核前收举报材料 管涛:第七次香港央票发行有利人民币汇率稳定吗 深圳“失速” 暴徒围堵救护车阻高校院长送医梁振英发文怒斥 希拉里:扎克伯格应该为伤害民主党付出代价 因展品 希拉里:很多很多很多人要我考虑参加2020总统大选 总书记视察一年间上海交出怎样的答卷? 四方精创:2019年前三季区块链收入贡献非常小 借黄金投资概念玩高利贷?自由摩卡被指年利率超400% 北京跨境贸易评价指标改善背后的“天津力量” 金价创下四周最大涨幅因迹象显示全球制造业或恶化 天康生物前三季度盈利3亿元 湖南科大学生宿舍缢亡初中三年疑受到校园欺凌 香港“正义哥”斥蒙面暴徒:抢劫金铺的人才蒙面 中粮期货试错交易:11月12日市场观察 电商还卖电子烟?9家平台被约谈线下线上监管双升级! 常青:再保险的商业模式在从风险分散向风险咨询转型 新技术是 美国加州野火波及名人:施瓦辛格等被迫半夜撤离 欧央行霍尔兹曼:货币政策已到极限应采取财政刺激了 贵阳银行:前三季净利同比增15.34% “南北船”正式合并中国船舶集团启航 越南称将通过英方资料辨认4名货车案死者身份 奖钱送地“下血本”多地打响总部企业争夺战 丹化科技三记花式保壳借壳纷争渐起旧人难托付新人 券商降佣有多狠?已有人喊出“万1”费率还免手续费 主力资金净流出559亿农林牧渔行业净流入规模居前 超55万辆宝马、福特、斯巴鲁、奔驰问题车辆将被召回 上好佳拟香港主板上市两大主要市场存增长放缓隐患 电商平台也到进博会搜罗全球好货 美“间谍”在俄罗斯领土被捕两国的态度耐人寻味 5G套餐价格百元起步并非人人可接受对行业并非坏事 国务院出大招提振基建:航运项目最低资本金降至20% 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京东数科北京金控等参股 共和党议员:席夫曾试图向俄恶作剧者索特朗普裸照 天然气概念股走强东方环宇涨近4% IS新发言人称特朗普“疯老头”扬言报复美国 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士祥一审获刑10年:系自首 中共中央:健全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金融体系 北京抓知识产权工作主管副市长每季度开一次办公会 人民日报大篇幅解读区块链多地多部门开始布局 港警为救同事骑车冲向黑衣暴徒惨遭铁棍“伺候” 独家:棕榈油逻辑大剖析当远期的需求对决近月的库存 李佳琦带货被指虚假宣传主播佣金一般为销售额20% “躺赚”“走赚”“玩赚”赚钱App背后有何猫腻 2019第十届基金营销研讨会11月13日举行(附议程) 新三板改革细则出炉业内热议精选层 压榨利润微薄豆粕需求仍存不确定因素 多家大型险企发声:坚定看多不动摇相信明年有牛市 枪声再起美国三天发生两起枪击案致多人死伤 “七年长跑”撞线了!RCEP谈判取得重大突破 中纪委%有人把公款 俄媒:特斯拉“上海产”汽车明年一季度起交付 顺峰大卖资产29套房“白菜价”藏着哪些秘密 央行:禁止在祭祀用品票券等物品上使用人民币图样 瑞达期货:11月14日焦炭期价增仓上行短线多单轻仓参与 人人都懂的四象限法则,柳传志用来帮联想“拐大弯” “一元变美”:求美者和医美电商谁更有勇气 长安责任保险“重获新生”:偿付能力已达标 特朗普公司探索出售华盛顿的豪华酒店 融创中国拟发行6.5亿美元7.5%优先票据 瑞声科技明日放榜惟绩前跌逾2%暂为最差蓝筹 外媒:货币主义时代已经结束 政治和社会危机加剧玻利维亚总统宣布将重新大选 丈夫的额度比妻子高苹果发的信用卡歧视女性? 手游股续走高金山软件涨逾5%IGG升近4% 沪深同时发声:换购ETF不是变相减持看五大权威解读 美媒:消失近30年后越南银背鼷鹿再次现身 华泰汽车金融“三查”不尽职再被罚 财经早报:本月又迎MSCI第3次扩容进博会11月5日举行 利润骤降子公司破产缩减门店能帮拉夏贝尔熬过钱荒? 报告:去年央企实现营收29.1万亿元同比增长10.1% 环球时报:诚实些中美的相互影响完全不成比例 港府:警务处已委任一批惩教署人员为特别任务警察 港股一家卖茶叶的叫区块链集团?蹭热点如今正被除牌 华为首款可折叠屏5G手机将于11月15日上午开售 群兴玩具跨界区块链新进股东亏本减持套现7226万 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2%增长基本平稳 马来西亚明年将主办峰会美欲 被微信屏蔽后,拼多多展开了新文化运动 阿里重回香港!马云驳斥“双11”数据造假 光明日报刊文:没有保价的快递出了问题怎么赔? 英警方:已逮捕4名嫌犯呼吁勿过多关注遇难者国籍 习近平在第二届进博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全文) BC科技集团提交申请香港首家持牌交易所呼之欲出? 王春英:外汇便利化措施将赋予银行和企业更多自主权 港股跌幅扩大至逾800点跌穿26850点 每日优鲜被执行总标的超300万已数次被处罚 各路机构瞄准公募投顾资格新模式将改变行业格局 江苏南通一中校庆标识涉抄袭湖南长沙一中:已和解 五旬校长多次强奸女学生致1人怀孕流产被判12年 刘志峰:新时代中国房地产需要企业家而不只是生意人 滞印54年老兵回国两年后重返印度将带家人定居中国 快讯:小米涨4.30%美团涨4.42%今日纳入港股通交易 重大发现甘肃永靖县再次发现巨型恐龙骨骼化石 孙小果获刑25年专家:这不是对孙小果的最终判决 半月谈:治超30年竟“越治越超”? 加央行利率维稳下调GDP预期 华熙生物今日上市亮眼业绩受投资者青睐 伊朗指责IAEA人员携带爆炸物IAEA驳斥伊方说法 报告:30%留学归国人员认为自己第一份工作未达预期 FC31没鸭翼和腹鳍隐身性更好歼20为何不借鉴该设计 江苏盐城一中学生离校失联5天后发现疑似溺亡 多名政府高层先后辞职玻利维亚为何突然“变天” 第二届中美农业食品贸易论坛:两国农贸合作潜力大 港口库存拐点得到确认甲醇利多因素显现 芯片概念集体走强圣邦股份涨超8% 中金前海诉乐视网案终结执行程序3.7亿欠款未追回 数据:2018年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比上年提高6.14个点 快讯:白色家电板块持续走强康盛股份封涨停 孙春兰在京开会后省委书记迅速部署 外媒:苹果明年将发布带有3D传感器的iPadPro 侠客岛:这下连西方媒体都开始谴责香港暴徒了 第28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将于11月召开 天津板块异动津劝业直线封板 女子买过期面粉获赔万元律师:食药领域不限知假买假 智利骚乱蔓延:示威者火烧酒店攻击阿根廷使馆 中泰国际:耀高控股料中期溢利下跌60%至80% 全国工商联主席:发挥温州先行区示范带动作用 广东民警的超生“冒险”:从未想过被开除或辞退 证券日报:MLF利率下调仍需流动性投放加以配合 北京住总集团任命顾昱为董事长周泽光为总经理 新娱科再次闯关港股小手游商的困境与挣扎 直击进博会:央企“买手团”亮相签约供应商增加5% 深交所发布《指引》员工持股计划应明确敏感期界定 INE原油一度跌逾2%因贸易忧虑再起 格力股权转让受让方确定高瓴资本胜出 没啥大利空:派思股份持续跌停至腰斩游资出逃所致? 去浴池洗浴能染上梅毒吗?一般不会,但是…… 美国发现失踪75年的二战时期潜艇疑曾遭轰炸(图) 伊拉克专家:中国开放政策给发展中国家带来机遇 证券时报头版:单季财报不足以断定白马股“黑化” 2019年你涨工资了吗?14省份公布企业工资指导线 麦当劳CEO突然被“炒”52岁丢工作他经历了啥? 美总统弹劾听证将到关键阶段或影响大选民意走向 快讯:安进斥资27亿美元购20.5%股权百济神州涨近30% 创业板十年“锻造”“五好”上市公司聚集 中国女子在美失踪超1月其父首发声:人在做天在看 印尼镍矿出口禁令对中国不锈钢行业影响几何? 区块链风口的失意者:奥马电器实控人部分持股被拍卖 工行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平台已提交41项专利 FB旗下WhatsApp引入目录功能为电商服务铺路 韩国一头50公斤野猪在海里游泳被海警拖上岸带走 RCEP15国结束谈判年底前完成遗留问题的磋商 10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榜单:腾讯网易位列一二 巧合?日本车号为1111电车于11月11日11时11分发车 真假莫辨网售“香榭落叶”要价119元 经济日报:电子烟“线上禁售令”重在落实 云南群山中一深度贫困县砸了2亿元修建高中 加议员喊话特鲁多:要善待西部省不然就闹独立 中金所拟于近期开展沪深300股指期权上市交易 “双十一”狂欢背后 聚焦进博会丨植发机器人来了我秃然不担心脱发了 特朗普和鲍威尔携手而来 郑万高铁重庆段中台山隧道全线贯通 美媒:土耳其可能放弃西方武器转向中俄等国购买 深圳中学聘20名“学霸”当老师19人是清北硕博 中行协助财政部成功发行40亿欧元主权债券 探访上海“苹果工厂”:天天加班双11不怕买不到暗夜绿 一场重组滋生6起内幕交易参与者全部亏损 “双十一不再仅属于中国” 1分钟超10亿美元中国“双十一”规模远超美“黑五” Wrightson:美联储需要厘清与流动性相关的问题 全球第四大汽车巨头诞生菲亚特两日累计上涨超10% 评论:搞区块链要靠实干少动歪心思 任泽平:所有迹象都在指向通缩应适当扩大赤字率 中国疾控中心:鼻喷流感疫苗预计12月份上市 温彬:人民币汇率“破7”“返6”均是正常波动 香港官员:协助市场回收塑料确保物料转废为材 前10个月我国对外投资超900亿美元 传阿里巴巴将香港上市募资金额上调至150亿美元